《论语》读书笔记之二:学而篇

《学而》篇,包括了孔门教学的目的、态度、宗旨、方法。

子曰: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?

“习”:实践,而不是温习。如和后文“传不习乎?”的“习”一样。学习的目的还是为了在生活中运用,但也还是要“有所为有所不为”。

明代陈眉公有论述:“如何是独乐乐?曰:无事此静坐,一日是两日。如何是与人乐乐?曰: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。如何是众乐乐?曰:此中空洞原无物,何止容卿数百人。”

有子曰:其为人也孝弟,而好犯上者鲜矣;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,未之有也。君子务本,本立而道生;孝弟也者,其为人之本与?

有子名若,孔子学生,字子有,少孔子四十三岁。这段是有子讲的。“孝弟”是孔子思想的基础,“父慈子孝”,“兄友弟恭”,是人之本,也是中国文化精髓之一。

《易经》里曰“行而上者谓之道,行而下者谓之器”。“道”可以看作中国人所追求的终极真理,一个永远探讨不完的问题。而君子首先要着眼于“本”,“本立”后才去追求“道”。

子曰:巧言令色鲜矣仁。

巧言:能说会盖,讲东西讲的头头是道,但却不脚踏实地的人。令色:态度上很仁义,但都是装出来的人。这样的人现在还少吗?

曾子曰:吾日三省吾身,为人谋而不忠乎?与朋友交而不信乎?传不习乎?

曾子是孔子的学生,著《大学》,孔子的孙子子思著《中庸》,子思的学生孟子。“忠”在古代是指做一件事尽心尽力的意思。答应的事,一定要做好,否则就不要答应。可是如果当面拒绝别人的请求,难免会损及双方的面子。又是一个辩证问题。

子曰:道千乘之国,敬事而信,节用而爱人,使民以时。

秦汉之前“国”是指的一个地方政治单位,一个地方聚集了一群的人生活,就叫作“国”。可能和日本“战国时代”那个“国”一个意思吧。

“敬事而信”,做事要认真,争取下面的人“信”,使之信服。“节用爱人”,用人用物不能大手大脚的,用现在的观点看是节约物力资源和人力资源,发挥他们最大效力。“使民以时”,讲究用人的时间点,把握时机。这段话也说明孔子的哲学是出世的。

子曰:弟子入则孝,出则弟,谨而信,泛爱众,而亲仁。行有余力,则以学文。

这句讲了学生该怎么做。在师门内要“孝”,正如古语“一日为师终生为父”。出门在外,要友爱。谨慎而要有信义,然后亲近有学问道德的人。社会毕竟比学堂复杂,所以要谨慎但不能小器。谨慎的榜样是诸葛亮,所谓“诸葛一生唯谨慎,吕端大事不糊涂。”

子夏曰:贤贤易色,事父母能竭其力,事君能致其身,与朋友交言而有信,虽曰未学,吾必谓之学矣。

“贤贤易色”:我们看到一个人,学问好,修养好,本事很大,的确很行,看到他就肃然起敬,态度也自然随之而转。“事父母能竭其力”:百善孝为先,原心不原迹,原迹贫家无孝子。万恶淫为首,论迹不论心,论心世上少完人。

子曰:君子不重则不威,学则不固,主忠信,无友不如己者,过则勿惮改。

“重”:自重,现在来讲是自尊心。

曾子曰:慎终追远,民德归厚矣。

“终”:结果。慎终追远:“菩萨畏因,凡夫畏果。”

子禽问于子贡曰:夫子至于是邦也,必闻其政,求之与?抑与之与?子贡曰:夫子温、良、恭、俭、让以得之。夫子之求之也,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!

“温”:温和,平和。“良”:善良的、道德的。“恭”:恭敬的,严肃的。“俭”:不浪费的。“让”是一切都是谦让友好的、理性的、把自己放在最后的。

子曰:父在观其志,父没观其行,三年无改于父之道,可谓孝矣。

“志”:意志,思想,态度。言行一致。

有子曰:礼之用,和为贵,先王之道,斯为美,小大由之;有所不行,知和而和,不以礼节之,亦不可行也。

和:恰到好处。

有子曰:信近于义,言可复也;恭近于礼,远耻辱也;因不失其亲,亦可宗

“言可复也”:守信的人,不可讲空话。因:动机。“因不失其亲”。。。自悟。

子曰:君子食无求饱,居无求安,敏于事而慎于言,就有道而正焉,可谓好学也已。

子贡曰:贫而无谄,富而无骄,何如?子曰:可也,未若贫而乐,富而好礼者也。子贡曰:诗云:“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。”其斯之谓与!子曰:赐也,始可与言诗已矣!告诸往而知来者。

“谄”:谄媚,拍马屁。

子曰:不患人之不己知,患不知人也。

发表评论